首頁 > 都市商戰 > 大美時代 中秋月明 > 272、醒目

272、醒目

小說:

大美時代

作者:

中秋月明

分類:

都市商戰

更新時間:

2019-10-20

忽來案上翻墨汁,塗抹詩書如老鴉。

在很多人心目中,塗鴉始終是小孩子頑皮撒潑的玩物。

始終登不得大雅之堂。

殊不知年輕人才是一切生命力的源泉,藝術的生命力也不因為老成持重者的偏見就消亡。

永遠都會推陳出新。

萬長生就是永遠都帶着孩童般熱切求索心态,看待這世上的新事物。

在心裡默默的觀察分析。

去僞存真,去其糟粕,留其精華都是這個過程。

這才是帶着思辨的能力去理性分析這個世界。

眼前這種巨大張揚的畫風,肆意揮灑的内容,還有新奇的繪畫技巧,都讓萬長生感到躍躍欲試。

所以,當他呆呆的站在那裡,遠眺小夥伴們在腳手架上上下下忙碌。

很快被人發現他過來,立刻摘了口罩吆喝:“萬萬!想不想搞點什麼?”

更多人轉頭,一起起哄:“搞點!搞點,給你留了一點點……”

幾乎所有人都哄笑起來!

有種惡作劇得逞的歡樂。

萬長生都笑了。

他最愛的還是藝術啊,無論把精力放在培訓學校,還是那些什麼先進優秀,又或者重建附中還是商業運作,都比不上他對藝術的熱愛。

發自内心的感到輕松。

随手拉拉自己的衣袖就往前走:“好!給我留的哪裡,我來畫。”

其實所有的燈具基本都集中最外面這棟建築,照得雪亮,晚上燈光資源有限,大家也都是集中在這裡,黃敏還笑着迎上來:“晚上吃的披薩,你來點不?”

原來旁邊的空地上支開幾張畫闆做的臨時桌子,上面堆滿了各種全家桶、可樂、飲料礦泉水,随吃随拿,搞成了塗鴉派對的模式,還有搖滾音樂背景呢。

萬長生去酒吧前,随便吃了碗面,這會兒也有點餓,抓了個雞腿塞嘴裡支支吾吾問方位。

一群小夥伴笑得前俯後仰的拉他過去,居然給萬長生隻留了個拐角柱子!

幾十米長的長方形建築,這種磚混結構的五六米高建築往往每隔幾米都有個結構性的混凝土方柱凸起,所以最終他們給萬長生留的就是這麼四五十厘米寬的細細一條,而且還帶轉角到另一邊的。

相比那些整幅好多米的平整牆面,簡直就是刁難人!

大家就是想看看萬長生吃癟的樣兒。

誰叫他什麼事情都那麼優秀!

隻有朋友之間才會有的那種嬉鬧:“來呀!萬萬搞點新意思出來呀!”

“不要讓我們失望哦……”

“你行的……”

邊說,還有人邊給萬長生挂圍裙戴帽子戴手套,往他手裡塞噴漆罐。

杜雯沒從腳手架上下來,黑色口罩遮住了半張臉,棒球帽更是連劉海都細細的避到縫隙裡,隻留下一雙閃亮的眸子,恬靜的看着萬長生。

距離挺遠的,二三十米外的萬長生。

隻不過偶爾擡眼,卻看見下面聚得越來越多學生裡面,那個穿得最漂亮的學生會秘書長,總是在偷偷瞄她。

杜雯毫不在意,都懶得多看。

重新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回到牆面,可有點艱難。

因為耳中能聽見自從萬長生回來,就變得喧嚣熱烈的氣氛。

那個男生就是能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讓他的夥伴們凝聚到一起,還把越來越多的人都環繞在身邊。

杜雯有點煩躁的把耳機戴上。

腦海裡面難免會反思,自己留下來這麼幾天,到底真的是為了新教室設計,還是畫塗鴉,又或者是内心的向往。

從來不讓自己處于卑微之中的杜雯很無語。

萬長生其實也沒說話,嘴裡還塞着雞腿呢,所以他就沒法戴口罩。

皺眉思考了一丢丢時間。

從手邊湊過來那一堆噴漆罐裡面,随便挑了個黑色,再抓了另一邊的遮片,就躍身而上腳手架了。

噴漆作畫必須要有遮擋片。

因為噴罐出來霧狀顔料不可能有精确塑形,全靠手裡的遮擋片掩蓋,才能噴出幹淨利落的切口線,但另一面因為噴罐的特點,就是暈染的漸變色彩。

用這麼簡單的工具,就能畫出中國古代繪畫裡面的工筆暈染,西方藝術裡面的明暗漸變,和現代商業藝術裡面的噴槍技巧。

怪不得在年輕人中間能形成這麼多擁趸。

萬長生是沒有用過噴罐,但在跟着喬宇搗鼓舞台模型第一版的時候,不是就買了套高級的噴槍氣泵來上色麼,原理一模一樣,甚至比這個困難多了!

因為對于一共就巴掌大的模型,假如要在上面使用遮擋片,得先把專用的微沾膠膜輕輕覆蓋在上面包裹貼好,再把要噴的局部,用手術刀切割開來,這就跟修車廠噴漆,得先把車窗玻璃等等不用噴的地方,用膠帶報紙包裹遮上道理完全也一樣。

越小就越精細,越複雜。

牆面塗鴉噴繪嘛,随便拿張a4大小的塑料片就行了,因為哪怕是曲線,也能用無數個小直線拼接起來,哪怕有點遺漏,稍微站遠了也看不到。

面積大,就能忽略很多小細節。

所以對萬長生來說,簡直就是放開了手腳。

他依舊還是連最基本的牆面勾形都不需要,直接從腳手架高處開始用黑色在遮擋片的幫助下,噴出一根根黑色線條,一邊剛勁硬朗,一邊帶點虛邊的那種,隻是霧化的面積大小不同。

從上到下,迅速的就出現造型圖案,驚呼聲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

是,相比幾米十幾米的寬敞平整牆面,萬長生給促狹的隻分到點邊角柱子。

可很多人恐怕都聽過那句圍棋術語“金邊銀角草肚皮”,在很多場合,這其實都是真理。

邊角看似不起眼,卻往往支撐了整個場面架構。

這柱頭也亦然。

萬長生的黑色造型線條,直接就是在九十度轉角處兩邊都一口氣噴上,從上到下飛快的遮擋噴幾下,迅速換位置再遮擋噴幾下,動作非常快!

就好像在那之前粉刷清理過的灰白牆面上,早就勾勒出來什麼底紋,照着畫就是了。

大美社的小夥伴們,早就熟悉萬長生這種空間感,知曉他在畫這種畫面的時候,腦海裡面往往已經有個輪廓。

其他從學生會來的年輕人不熟悉呀,驚歎,不由自主的跟着擠到轉角那邊,看那邊是什麼。

因為從路邊能看見的這邊,仿佛是個人形,因為盡是些黑色線條,這人形不明确,所以迫不及待的想擠到另一邊看看那邊是啥。

整個一邊黑色噴完,萬長生一邊把嘴裡的雞腿骨頭扯出來,一邊從夥伴們手裡挑了個紅色,重新爬上腳手架,又是一遍從上到下的遮擋噴塗,面積極大,幾乎和黑色一起填滿了整個柱頭。

是的,紅色柱頭!

幾乎所有人都開始意識到,萬長生真的把這小小的細長面積畫作可以運用場面,畫成了柱頭。

充滿傳統氣息的朱漆柱頭!

果然,萬長生後面再拿着其他顔色上腳手架的時候,小夥伴們簡直歡呼!

所謂藝術創作的奇思妙想,就體現在這些地方。

特别是萬長生一貫溫和臉沒什麼更活潑靈活的表情,可畫出來的東西卻機巧百出!

更加喻示他看似安靜淡泊的外表下,蘊含着怎麼樣跳躍有趣的靈魂!

本來平淡無奇的方柱頂部,被萬長生迅速噴上了傳統穿鬥結構造型,中國傳統建築藝術裡面,駐、梁、枋的結構組合,然後再輕巧的做些“徹上露明造”手法,也就是所謂的雕欄玉砌或額枋的彩畫雕刻紋樣。

假裝那裡有個漂亮的傳統木結構,再假裝柱頭下面有個傳統墊木柱子的石墩子。

這兩樣畫出來以後,大家都忍不住齊刷刷的往後退!

畫家最常見的動作。

每當畫了幾筆滿意的細節或者筆觸,都要退後幾步站遠點看看整體關系大效果。

因為再精美的局部,也是要為整體服務的,就像做慣了将帥的人,做事總是運籌帷幄,全盤掌控。

從這點意義上來說,美術學得好的人,整體觀、大局觀,都比較好。

這時候,大家都忍不住想看看這個紅色柱頭,對于整個牆面的大局觀影響。

幾乎齊聲搖頭:“卧槽,什麼叫畫龍點睛……這就是了!”

“本來隻是各自為政,塗鴉亂花的牆面,就被這個柱頭一下收拾提煉出來,味道頓時變得高大上了!”

“陳澄,你們還是把那邊柱頭先噴白收拾了吧,不可能隻有一根柱頭,很可能建築四個角,都得畫上四根柱子,才能讓整個建築撐起來。”

“我來,我來!我給萬萬打下手,以後也能說這柱頭我參與了的,要求聯合簽名!”

“你不要臉!”

“我現在更期待這柱子最後是什麼樣了!”

“對,這隻是個柱子造型就足夠驚豔,是什麼柱子呢……”

大家齊刷刷的,全都擠在了柱子角對着的那一點點狹小角度裡,期望能一眼就看出來兩邊轉角合成了什麼。

搞得那邊噴漆刷白的家夥心癢難耐,自己給自己找理由:“萬萬不着急,明天再畫這幾個柱頭也行……先去看看……”

于是戴上耳機的杜雯沒發現自己,居然孤零零的一個人站在這邊牆面畫畫。

要多醒目,有多顯眼。

  https://../book/76116/3564197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