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修真 > 不死之物 姬菽 > 第183章 當年真相

第183章 當年真相

小說:

不死之物

作者:

姬菽

分類:

玄幻修真

更新時間:

2019-10-20

戀上你看書網 WWW..LA ,最快更新不死之物最新章節!

姬姜自認了解自己的父王,他的神情雖然十分笃定,但他的眼神卻連他自己也不自知的洩露了微不可察的一絲狠意。

這就是他的父王,這就是天樞的王上!

他的狠心,使他成為天啟五國不老不死的陰康侯玺之外,在位最久,最為長壽的帝王。

姬姜哀莫大于心死,她死死的咬着嘴唇,直到将嘴唇咬破流血,姬伯庸卻仍未出口制止,也絲毫沒有因為不忍,而有改口的意願。

“父王,女兒想破腦袋都不能理解,當年您已經抓回了我,成功的阻止了我和連祁的私逃,為何還要将他的腿打斷?你告訴我,你到底為何要這麼做啊?”

姬伯庸看着女兒因太過哀傷,連眼淚都流不出來,心中雖然疼痛難忍,卻仍是沒有開口承認。

門外的姬菽和連祁兩人,紛紛站在議事廳閉合的門後,而侍衛和侍女早已被姬菽喝退,當他們兩人聽到姬姜好似泣血般的無力質問時,心中紛紛像被刀攪一般的疼痛。

尤其是連祁,他其實當年就已經知道打斷他腿的人,并非陰康侯玺,而是他尊敬如父親般的王上。

當年他其實也想不明白,王上究竟為何要那麼做,但事實已經過去多年,他早已不想追究了。

議事大廳内,姬姜繼續自顧自的說道:“連祁的君子之名年少便已名揚天啟五國,他業精六藝,才備九能,溫文爾雅,才華橫溢,實乃天樞百年難得一見的才華與人品皆為上乘的少年英才,當年你與其餘三國的密謀,是他單槍匹馬不顧個人性命,為你到起雲、追月、紅葉遊說各國王上。”

“此事若成,他自然大功一件,名垂千古,但此事若敗,他定會身首異處,被其餘三國的王上為表對陰康的忠心,用他的人頭換得陰康侯玺的信任。而且,連祁他對你如父親般的尊敬,他那麼那麼好,又是那麼那麼的至純至善,你為何要這麼做,為什麼?你告訴我,告訴我呀……”

門外的連祁在聽到姬姜說他那麼那麼好的時候,這位流血不流淚的謙謙君子也忍不住紅了眼眶,他的拳頭緊了又松,松了又緊,反複數次後,他終于不顧姬菽的阻止,破門而入。

還未擡腳走進室内,他的聲音就傳到了姬姜的耳朵裡:“長公主,請你不要再為難王上了,也不要再追問了,當年之事,我早已知曉,我做了錯事,受到懲罰也是應該的,你……不要再問了……”

姬菽沒能阻攔住連祁,懊惱了片刻後,也跟在他身後走進了議事大廳裡。

姬伯庸看了看眼眶微紅,一臉淡漠的連祁,又看了看他身後面色懊惱的兒子,在三人的注視下,這個叱咤風雲一生的天樞帝王,面容瞬間萎靡,仿佛須臾間便老了十幾歲一樣,原本挺拔的肩膀突然塌了下雲,佝偻着身子,踉跄了幾步後猛然紮進身後的椅子裡。

姬菽見狀,急忙快步上前,滿面擔憂的說道:“父王,你沒事吧?需不需要我叫禦醫?殷鳳歸大公才剛離開沒一會兒,我若派宏光去追,他很快就能回來。”

姬伯庸擺了擺手,示意姬菽無需叫禦醫,姬菽無奈的點了點頭。

見女兒還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不放,姬伯庸無奈搖頭,低笑出聲:“姜兒,你問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剛好,連祁也在,人都到齊了,好,我今天就告訴你為何!”

姬伯庸拿着嶄新的手帕捂着唇角咳了一鎮後,忽略了帕上的點點血迹,将手帕放回廣袖中後,他終于向一心求個答案的姬姜說道:“因為連祁的不理智!動沖!魯莽!當年差點害得我姬氏王朝大廈傾覆,姜兒,你是一心隻有兒女情長的女兒家,年紀又小,思想不成熟,父王不怪你有私逃的幼稚想法。”

“可是他——連祁!連氏大公最為得意的獨子,天樞最有名望、少年便已四海揚名的連祁世子!他深知當年與你私逃之後,我和你哥哥姬菽,以及姬氏百名族人所要面臨的後果,可他卻仍舊不顧我姬氏百年基業與你私逃,就沖着這一點,我打斷他的一條腿,難道有錯嗎?”

當姬姜被質問的啞口無言時,連祁來到姬伯庸的面前,将她擋在身後,躬身說道:“沒錯,王上若是為此事打斷連祁的一條腿,連祁心甘情願的認罰。”

随後又轉身對愣在原地的姬姜說道:“長公主,這件事已經過去多年,連我這個當事人都不介懷了,你,也不必再予以深究。”

姬姜怔了一會兒,無力的笑了一下,卻并沒有說什麼。

她看着姬伯庸渾濁卻如鷹隼般銳利的眼睛,再次問道:“父王,我剛剛提出的第二個問題,您是不是在今天,一并給我個答案?”

事已至此,姬伯庸也無需再隐瞞,他終于承認道:“沒錯,假借你的名義,寫給連祁的那封信,的确是我派人模仿你的筆迹所寫。”

姬姜聽到真相後,想哭,可眼淚似乎已經流光了,想笑,卻發現自己根本笑不出來,她聽到自己冷靜的聲音飄蕩在議事廳的空氣中:“那麼,理由呢?”

“理由?很簡單!”

此刻,姬叔和連祁與姬姜一樣,都在緊緊盯着姬伯庸,想看他究竟要說出什麼自圓其說的理由來解釋這一切!

“理由就是,你在陰康過得不幸福,身為你的此生摯愛,又對你發過此生非你不娶誓言的連祁,他當然也要跟着你一起不幸福!就這麼簡單。”

雖然姬伯庸這麼做的理由,是出自于他對女兒另類的父愛,但姬姜卻仍舊無法理解。

姬菽其實也不能理解父王的做法,可他卻并不會反駁他的父王。

在當年他的第一任王妃自刎以後,他的靈魂早已跟着她去了,如今活着的,也隻不過是名叫姬菽的軀殼罷了。

所以這些年來,無論殷然怎麼拿話刺激他,以各種理由與他吵架,他都不會生氣、甚至動手打她。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